慧招国庆中秋庆佳节
您好, 欢迎来到慧招网
登录 | 注册
慧招网首页 我的慧招 帮助中心 服务热线:400-880-6932
专家点评
推荐指数: star_yellow star_yellow star_yellow star_yellow star_gray

点评内容: --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

--


预计投资总额(亿元):

--


联系人及电话:

--


项目简介:

--

满帮今日IPO估值200亿美元,这位贵人功不可没

2021年06月24日   来源:网络

6月22日,满帮集团将以“YMM”的代码在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其公开发行8250万股ADS,最终发行价定为19美元/ADS。绿鞋机制下,承销商另享有1237.5万股ADS超额配售权,以此计算,满帮集团募资规模至多将超过18亿美元,估值将超过200亿美元。

6月22日,满帮集团将以“YMM”的代码在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其公开发行8250万股ADS,最终发行价定为19美元/ADS。绿鞋机制下,承销商另享有1237.5万股ADS超额配售权,以此计算,满帮集团募资规模至多将超过18亿美元,估值将超过200亿美元。

成立于2017年的满帮,由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而来,现已搭建了一个连接货主、卡车司机以及其他行业参与者的生态网络。根据满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底,其平台总交易额达到1738亿元、完成订单7170万单,占据中国数字货运平台市场64%的份额,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回溯满帮集团的发展历程,至始至终离不开一个重要的人物,王刚。

他是投资届中较为传奇的角色,他不仅是满帮的天使投资人、还促成了运满满与货车帮双雄合并并担任CEO,满帮稳定后,他功成身退,先后卸任CEO和董事身份,再度回归低调的投资人身份。

但实际上,作为报偿,卸任董事的王刚以自己名下公司持有的约3.98亿股满帮集团A-5轮优先股,获得了满帮集团的一笔高达13.1亿元人民币贷款。这笔贷款期限长达5年,前两年0利息,后面三年固定利率仅为1%。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满帮,王刚也是滴滴的天使投资人。近期,滴滴上市在即,王刚曾在关键时刻给予滴滴的70万元投资,变成了超过70亿的回报,成为创投史上一个无人打破的纪录。

2020年2月26日,王刚以8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276位。

王刚曾在阿里巴巴任职超过十年,是阿里B2B最年轻的大区总经理,后来成为支付宝商户事业部的负责人。他是发掘满帮集团CEO张晖的伯乐,也是满帮集团的促成者及天使投资人,同时他还是滴滴的天使投资人。

王刚与张晖结识于阿里。2004年,26岁的张晖北邮硕士毕业,正值阿里巴巴高速扩张期,地推团队严重缺人。于是,张晖挥师南下,成为了阿里系的一员,负责B2B的销售和推广。

由于工作业绩出色,张晖升级打怪,先后从小组长、销售主管到区域总监,6年后做到了广东大区的总经理,成为阿里系非常年轻的高管。

这期间,张晖认识了程维。当时程维是支付宝B2C事业部的副总经理,而王刚时任副总裁。王刚眼光毒辣,在当时就认为张晖、程维二人绝非等闲之辈。

时值2007年,阿里巴巴在香港成功上市,张晖、程维因为拿着原始股而成了百万富翁,随后财富自由的二人先后离开阿里,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

程维率先成立了滴滴打车,由于项目过早而拿不到主流vc投资,而此时在阿里待了十年之后的王刚决定转身投资,立马出手70万元给了他的老下属。

这是王刚投资人生涯的第一个出手案例,也是回报最高的一个案例。4年时间,王刚在关键时刻给予滴滴的这70万元投资,变成了超过70亿的回报,这笔投资回报超过了10000倍,是一个创纪录的回报倍数。

王刚不仅是程维和滴滴打车的贵人,更是张晖的伯乐。

2013年,当滴滴已成为独角兽,程维已经身家50亿时,张晖才刚刚开始他的创业之旅,而创业的点子也是来自王刚的点拨。“滴滴做的是人车匹配,物流市场也可以货车匹配。”王刚的这句话触动张晖的心思,他开始进军4万亿的运输市场,“做一个货运版滴滴。”

这个项目伊始,王刚就立马投了80万,成为了张晖的天使投资人。2013年9月,张晖在南京新街口的华容大厦租下3间办公室,开始开发系统,两个月的时间搞定了APP,取名为“运满满。”

张晖也没有让王刚失望,不到半年时间,张晖靠着苦干和蛮干搞定了1000多个客户,有100个货主在平台上发布货物信息,“路走通了”。

随后,光速安振的3500万的A轮融资到位,张晖带着“运满满”马上走出长三角,开始对外扩张。他先从自己熟悉的深圳、广州等地开始着手,仅用了2个月,就在珠三角站稳了脚跟,地推团队也增加到1000人。此后,他一路北上,闪电拿下长沙,武汉。

伯乐王刚,不仅在运满满孵化时给予帮助,还一手促成了运满满与货车帮这两家10亿美金级别的独角兽联姻。

就在运满满高速扩张的早期,有一家名叫货车帮的平台开始和运满满开启正面竞争。

货车帮由原雷士照明的合伙人之一戴文建成立,在雷士照明期间,他注意到物流成本高昂,是一个商业机会。2005年3月,他离开雷士照明,接下了云南富宁至燕山的高速公路工程的钢材、水泥的承运。就在这个过程中,他深刻意识到物流中的巨大问题,并认定未来物流方向一定是从运力整合开始。

戴文建从2009年开始建QQ群,并在各省份建立了13个大的QQ信息物流群,后来于2015年开始整合司机端,推出“货车帮”APP,实现车货信息匹配。

到了2017年,两家企业的卡车司机用户均达到了500万量级,平台货主超过100万家,将其他竞争对手远远抛在身后,货车帮和运满满两家分庭抗礼,谁也打不死谁,甚至出现恶性竞争。

久攻不下,战场焦灼,2017年7月,在国外度假的王刚接到了一通直接改变运满满和货车帮命运的电话。

这通电话是投资女王徐新打来的,她和王刚闲聊到:“你投资的运满满跟货车帮应该合并啊,两家烧钱下去没有意义。”而这句话启发了王刚,也得到了张晖的认同。

王刚随即联系货车帮早期投资人、元生资本创始合伙人彭志坚。两人在电话里都表露出兴趣。王刚改变行程提前回国,在北京与彭志坚正式商量合并。他俩一致认为,动作必须快,时间不等人。8月初,张晖和王刚就见到了时任货车帮CEO的唐天广、CFO张远声以及彭志坚,成为双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破冰。

眼前的棋局是:货车帮完成了全国市场的布局,具有广度优势,团队深谙物流行业,增值业务发展迅速,对构建物流产业链和基础设施很有感觉。运满满则擅长互联网运营及地推,在华东及周边区域无人能敌,具有深度优势。两家公司业务并不完全重叠,一定程度上有互补的可能,存在合并的基础。

对企业而言,技术不断变迁,人工智能崛起,大数据被充分挖掘,如果继续火拼下去,难保不会有第三者杀入从中渔利。而对于投资人而言,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消耗战。靠资本输血继续打仗,意味着所有人的股份会被不断稀释。

“两家公司分别再融几亿美金,股东大比例稀释股份,双方打得奄奄一息,那时候再谈合并的意义何在?那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消耗战。”王刚说,没打到山穷水尽的合并恰恰需要的是智慧和对对方带着包容的信任。

在这个还较为粗旷的行业里,两家企业真正的竞争对手其实是行业传统玩家,解决行业真命题需要两家合力改变。合力一定大于竞争。

在王刚的牵头下,经过3个月的谈判,2017年初还曾互相起诉的运满满和货车帮,终于在2017年11月成功合并。王刚各摘取了两家平台的其中一个字,取名为现在的“满帮”。

不过,此次联姻后,管理团队谁来胜任一直争执不下。过去滴滴快的、美团点评以及58赶集的案例,都是一方团队主导另一方退出的解决方案,但货车帮和运满满结合后,谁是更适合的领军人物,双方对此互不让步。

谈判进入死胡同,无法破冰,并在此后的一个多月里没有实质性进展。就在这时候,作为投资人的王刚,开始从幕后被推到前台。

有人提议请王刚出任合并后新集团公司CEO,同时保留双方管理层团队。这是缘于,在谈判过程中,王刚公允的处理问题方式和对业务的熟悉赢得了双方共同的尊重。甚至很多时候,王刚在帮助协调货车帮股东和管理层的关系。

在所有人眼中,王刚似乎是不二人选。他不仅有阿里的运营背景,是一名优秀的投资人,了解运满满和张晖,还亲历过滴滴整个发展过程。

这一提议直接改变了天使投资人王刚的生活轨迹,他将出任合并后新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这是王刚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正式担任CEO。而天使投资人担任CEO是前所未有的一次情况,联姻双方管理层都被保全也成为行业先例。

王刚担任满帮集团CEO一年。这一年内,王刚更重要的职责在于两个团队的整合。两家公司原本的基因并不完全一样,二者在线上运营、信息匹配能力、线下物流园区、卡车增值服务等领域各有优势,如何最大程度降低损耗的王刚这一年需要重要思索的事情。

“公司战略制定,核心人才引进,投融资,文化建设这是我相对应该做的。”王刚说。新公司取名“满帮”,货车帮及运满满双方不拘泥名称前后,都接受这个名字,寓意真心实意地帮助别人。满帮既是对原有两个品牌的基因延续,也是对将来开展新业务的考虑。

王刚认为,两家公司合并,定战略不难,最难的是公司文化:因为两家原来各有不同的创始人和管理团队,形成了略有差异的企业文化,而作为一个新的集团,需要求同存异、更加包容。

张晖也表示,货车帮和运满满能够走到一起,本质是因为对大数据的需要,以前的数据都是不完整的,走到一起后才相对完整。充足的数据有利于对运量进行运价预测、精准匹配、运输定价、实时调度提供解决方案,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一年以后,谁来当这家公司的掌舵人终于有了着落。2018年12月,王刚最终将CEO一职交给运满满团队的创始人张晖。2020年11月,王刚又卸任了董事职位。

根据此次满帮上市招股书中揭示的董事会成员以及股东中,确实并未出现王刚的名字,可以说是“功成身退”。

但实际上,作为功臣的王刚也获得了颇丰的收益。就在王刚宣布辞去满帮集团董事长职位的2天后,也就是11月12日,满帮集团董事会批准了一笔给王刚的贷款,金额为2亿美元,约合13.1亿元人民币。

除了金额巨大之外,这笔贷款期限长达5年,前两年0利息,后面三年固定利率1%,折算下来,年均利息仅0.6%。抵押物为王刚自己名下公司持有的约3.98亿股满帮集团A-5轮优先股,评估价格为市场估值的90%。可以说,王刚获得了他应有的报偿。

合并之后的满帮集团,融资力度巨大。根据天眼查显示,2018年4月,满帮获19亿美元E轮融资,2018年10月获得10亿美元E+轮融资,2020年11月,又再次获得约17亿美元战略投资,每笔融资皆为行业最大手笔。

其背后的资本团体的阵容堪称豪华:国新基金,软银,谷歌资本,金沙江创投,红杉资本,腾讯,钟鼎创投、云峰基金、高瓴资本等

在招股书中,拥有280万运力的满帮集团定位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收入主要靠货运匹配的经纪收入、会员收入以及附加的信贷、保险等增值服务。

2020年,满帮集团终于扭亏为盈,实现2.81亿净利润。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满帮集团收入分别为24.73亿、25.81亿元人民币,相应的净亏损分别为 15.24亿、35.91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2020年,满帮集团因完成7170万笔运输订单总交易额达1738亿元,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2.81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集团实现8.6亿人民币营收额和1.13亿净利润,营收同比增幅高达129.7%。

2020年11月,雄心壮志的满帮开始进军同城货运,和货拉拉、快狗打车等开启正面竞争。此外,王刚在任CEO期间,也早早前瞻性地布局了自动驾驶。

2018年11月,满帮集团、一汽解放、智加科技三方联合宣布,将推动中国无人重卡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和落地。这是一次车、技术、应用场景的强强联合。一汽解放是中国重卡行业最大的头部企业,智加科技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而满帮能为无人重卡提供丰富的落地场景。

电话咨询

400-880-6932

慧招网 慧招网二维码
慧招头条 慧招头条二维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