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招国庆中秋庆佳节
您好, 欢迎来到慧招网
登录 | 注册
慧招网首页 我的慧招 帮助中心 服务热线:400-880-6932

“双呗”纠偏,蚂蚁回归支付本源

继11月初“借呗”启动品牌隔离工作、由银行等金融机构独立提供的信贷服务更新至“信用贷”页面展示之后,“花呗”也在同月底也启动了品牌隔离工作。

所谓品牌隔离,就是将金融机构提供的消费信贷服务做出明显区隔,避免混同。

也就是说,与银行信贷从“借呗”中分离为“信用贷”的做法大体类似,银行信贷也将从“花呗”中分离为“信用购”。由金融机构提供的消费信贷服务将不再标挂为“花呗”,而是在“信用购”服务中明确显示出金融机构的名称。

在“借呗”、“花呗”这些已做得十分成熟且极具规模的信贷产品做出调整后,蚂蚁集团的“主干道”是否会回归支付本源?集团在这一领域中的最新动态是什么?未来还有哪些新的想象空间会被打开?

01丨支付布局动作频频

尽管今年4月以来,蚂蚁集团的信贷产品被要求逐步整改,尽管如此,集团与支付服务相关的运营空间未遭到任何压缩。

根据最新的公开资料,支付宝与中国银联在2020年开始基于条码互联互通业务展开密切沟通和探索,并陆续在北京、天津、广州、深圳、成都、重庆、西安等多个城市实现收款码扫码互认。目前,支付宝与中国银联在全国范围实现收款码扫码互认。

与此同时,支付宝还与中国银联联合推动完成了工行、建行、中行、交行、招行、中信、广发银行、MiPay等28家银行和机构的开放合作,用户可以通过各家银行、云闪付及其他机构的APP扫描支付宝收款码实现付款。

在监管引导的“互通互联”之下——

阿里旗下饿了么、淘特、闲鱼、盒马等业务模块也放开了微信支付通道;

腾讯、蚂蚁、京东分别选择接入银联云闪付,比如支付宝将阿里生态中各APP支付场景开放给云闪付,尽管目前覆盖率还比较有限,但已有消费者反映在淘宝提交订单时看到云闪付了;

微信在不久前也开放了对淘宝APP外链的接入支持,用户可以直接通过微信打开淘宝链接,并自动唤醒淘宝APP选用支付宝付款。

对于一众互联网企业来说,出于对远期战略的规划,企业们除了在业务方面持续深耕与实现打通之外,投资布局同样也是不可或缺的战术手段。诸如蚂蚁,在支付赛道中的不断投资同样也为其带来了可观的利润空间与新的商业空间。

尽管第二季度,阿里实现了39%的净利润增长,尽管相较于上一季度48%的增速有所降低,但这仍是大阿里期内为数不多的亮点。这或与蚂蚁因投资增值所带来的创利有关。

今年年内,蚂蚁所投资的四家公司均成功IPO,其中包括7月上市的印度外卖公司Zomato、8月上市的印尼电商公司Bukalapak、11月上市的韩国支付公司KakaoPay以及同在11月上市的印度电子钱包公司Paytm。

特别是7月上市的Zomato,或是蚂蚁最大的投资利润来源。由于提前将手中所持有的Zomato优先股转成了普通股,并将大笔浮盈计入二季报,因此这也提高了当季的盈利水平。

尽管互联网企业们在相互开放这件事上正积极突破,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企业间的开放、互认涉及到不同主体之间运营模式、技术支持、利益分配等很多实际层面的问题,因此想要真正实现互通互联可能还需要一定的周期。但无论怎样,这都是一个好的起点,消费者权益和体验势必也会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02丨第三张个人征信牌照

蚂蚁的11月,绝对称得上忙碌的一个月。11月26日,央行发布公告,钱塘征信有限公司(筹)(下称:钱塘征信)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已获央行受理。

根据央行公示信息,钱塘征信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亿元。股权构成上,浙江省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旅集团)和蚂蚁集团分别持股35%,并列第一大股东;传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5%;浙江电子口岸有限公司持股6.5%;杭州溪树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0%。

这也意味着,钱塘征信在完成相关申请流程后,将成为个人征信市场的中,继百行征信、朴道征信之后的第三家持牌机构。

这里从牌照下发顺序上做一些回顾。

市场中的第一家挂牌个人征信机构,是2018年宣告成立的百行征信,其成立主要是为了解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信用信息问题,这是我国个人征信市场化取得实质性突破的一个缩影。

两年后,主打“征信+科技”的朴道征信于2020年12月获批,成为个人征信领域第二家持牌机构,在法律的框架内专注非信贷替代数据的深度挖掘分析,并致力解决传统金融服务难以覆盖的信用白户或准白户的融资支持问题,这也标志着我国个人征信体系逐步走向成熟。

时隔近一年后,作为第三家个人征信持牌机构钱塘征信,也是我国征信新规将替代数据纳入征信监管后,监管拟发放的首张个人征信牌照。

三家之中,百行征信的股东最多,除了持股36%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为第一大股东之外,其他股东大多都是互联网行业中叫得出名字的几家企业,数据方面自然离不开股东方面的支持;朴道征信主要是京东、小米的数据;钱塘征信的数据来源,则是蚂蚁旗下的这些场景,主要是支付数据。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个人征信产品拥有较强的半公共属性,因此三家个人征信机构在股东构成上,大多体现为“政府监管+多元化的商业主体”这种模式。

比如钱塘征信,属于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大部分股东为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总持股占比为52%(蚂蚁集团、传化集团、杭州溪树管理),大于国有资本股份比例的48%(浙旅集团、杭州金控、浙江电子口岸)。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从不同的经营主体联合步入个人征信领域可以看出三点,“其一,对该领域市场发展前景的看好,用一种更可控的方式积极参与;其二,有助于兼顾公平性与效率性,为所有市场主体营造良好发展环境;其三让支付归支付、信贷归信贷、投资归投资。对于蚂蚁来说,这无疑也是其合规整改之路上极为重要的一步。”

从追求规模和利润到追求规范和共建,曾有些“跑偏”的蚂蚁正一步步重回正轨。只不过,在企业纠偏的途中,市场也应保持一种理智、客观的态度来对待这种进化,毕竟,这是任何一个事物在自身存在周期内不可缺失的那部分必然。

电话咨询

400-880-6932

慧招网 慧招网二维码
资源对接群 资源对接群二维码
返回顶部